当前位置:主页 > 社区 >

中华优秀教育论文-中国教育网

发布日期:2022-03-04 19:21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关键词:状元村 贫困村 隐忧 浙师大 孝顺实践 读书效应 教育负担沉重 知识价值悲哀

  摘要:金东孝顺镇的下属一个村是远近闻名的“状元村”,从国家恢复高考制度以来,已成功“生产”出几百余名大中专学生,其中不乏硕士。很多年过去了,虽然从村子里走出了那么多大学生,但农场村贫瘠的命运并没有被改变,多数人年人均收入仅有6、700余元。有人把村里的贫瘠归咎于“状元”们的反哺空白,并认为“这是一种悲哀”……

  正文: “状元村=贫困村” 带来的隐忧 金东孝顺镇的下属一个村是远近闻名的“状元村”,从国家恢复高考制度以来,已成功“生产”出几百余名大中专学生,其中不乏硕士。很多年过去了,虽然从村子里走出了那么多大学生,但农场村贫瘠的命运并没有被改变,多数人年人均收入仅有6、700余元。有人把村里的贫瘠归咎于“状元”们的反哺空白,并认为“这是一种悲哀”! 带着疑问和好奇,浙师大“新农村 新消费”实践队的脚步又踏上了村中这块土地,正如村民们自己所说,“贫穷!贫穷!改变现状的最好出路就是读书。”穷则思变,让村民们选择了读书,然而,“状元”辈出却并未能改变贫困。愿望与现实的巨大落差,无疑让“思变”后的读书选择充满了“变数”。笔者不知道,“读书无用论”是否已经在这个保持着重教重学好传统的贫穷乡村大面积泛起?不久的将来,同样是出于对富裕生活的渴望,人们“思变”的选择会不会变成“轻教轻学”? 从整体角度看,“状元村仍是贫困村”是一个读书效应问题——读书改变的也许只是那些娃娃和他们的家人的命运,也许都还改变不了。这固然可以被称为“一种悲哀”,但不是吝啬和自私意义上的悲哀。 于是,笔者想到,“状元村仍是贫困村”问题的核心,最后仍然要归结到“读书改变命运”这一命题上来。我们知道,教育的高收费和教育的不公平累积成了教育的高投入和高风险,而就业难和工资低又累积成了教育的低产出和低效率——此时,“读书改变自己命运”都非常成问题,“状元村=贫困村”就实在不值得奇怪了。当今形势下,跃过龙门的“状元”们早已不再衣食无忧,而是必须面临着“毕业即失业”的考验,还要和所有社会人一道去为生活而奔波,为生存而苦恼。“状元”已成“浪得虚名”,“状元村”的命运自然难被“知识”改变。 大学生不能按时归还助学贷款时,我们批判他们失信、无德;大学生无力改变家乡命运时,我们又斥责他们自私、忘恩。这是不公正的,是一种不分青红皂白的集体暴力。归根结底,“状元村仍是贫困村”隐喻的仍是教育负担的沉重,是知识价值的悲哀。